Thursday, July 12, 2007

味道

人,甫出娘胎,就是为着味道而恋恋一生。

记忆中,爸爸的味道,是在清晨和他骑着电单车,后面载着我,哥哥,前面有弟弟。在错过早晨校车之后,去阿公家,赶上第二趟校车。清晨的冷风咻咻拂过耳际,会把爸爸抓得紧紧的,再紧一些,温暖多些;不放手,怕跌下来。小小身躯就从贴近爸爸身旁知道那是可靠。

喜欢的老师,也喜欢和她们靠近。老师弯下身,长发垂下,飘荡在空间的洗发水的味道;或是梳了发膏一丝不苟服贴的短发。静静地听他们解说,细读。和她们在一起,人小鬼大,但不是心猿意马。相信那也是信赖和崇拜。

恋爱时候,也是骑摩托车。男孩上课前冲凉后的肥皂香,或是打完球那种臭臭的汗水味,那种刚开始靠得好近的距离,那种很原始的异性原味,总是催化着情感升温,多了一份遐想。多么想,那电单车就这样一路长长走下去,没有尽头。

味道是稍纵即逝,无法打印出来的回忆。想说得很仔细,可是那些再也不会遇到的人,那是多远的事?

3 comments:

新怡 said...

幸晓祺

said...

我对味道,也是很敏感的。。

王大娘 said...

新怡:那是多久年代的歌,我们的歌。
杉:除了敏感,还有多一些些,那一点,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