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September 21, 2006

译解华丽

我虽没选择走向文学创作,但在大学生涯里还是选择继续和文字游戏人间. 写信就变成我最主要的功课, 我常在想, 当初如果把这些信转换成文章, 大概也值很多稿费吧? (如果稿件不中投篮的话)直到现在我仍然相信, 我最美的词句, 那时的应属最颠峰了.

因为写信, 和朋友的感情特别好, 几乎什么心事都付诸在信上. 那班朋友的感情能够维系到现在, 也是靠从前的执著与真诚. 我们常说的, 朋友并不是靠常见面才能 永固友情. (如果是的话, 我应该和同事的感情好到不的了咯! 因为一天至少共处5个小时.)

后来还是有人告诉我, 你的信的一词一句, 太美, 我猜不透.

我很简单的说了一句: 只是你想得太复杂.

转过身, 我知道我们的友情不会太久.

我也后悔过, 对于一些异性朋友, 我总是很平均对待, 可是我却让人误会了. 男生总是以为猜中了我的心事, 以为我写啊写地, 放注太多的感情, 而不敢再继续和我写信. 我没有机会向他/他们解释事实没有那么复杂.我忽略了他们并不象和我一样在大学混日子的Pang, 熟悉我的生活, 知道我的心情的起落. 同样的内容Pang会问我那个人是谁, 或是等待下一次我再说起. 也许信上的主角并不适合他们的演出, 是我太不坦白(没说出那是谁), 也是我太坦白(什么都说).

我只是很受伤, 原来朋友交谈间, 也有把这事情当成笑话来流传.

其实如果大家互对过口供, 或参考各自收到的信, 一定会打死我, 干嘛信的内容都是一样的!

所以很明显的....为什么不怪你自作多情?

3 comments:

Catherine said...

我依然相信,写信的那一刻感情最真实。

Ah Pang said...

喜欢写信的人,会找机会一直写下去.
不喜欢写信的人,不怎么回信.

王大娘 said...

还有你呀!
没有告诉你那天翻箱倒柜看到的诗,有机会我想仔仔细细地收录在电脑。
记忆里的诗句,短,却把那年的日子纪念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