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September 11, 2006

马屁精

吃鱼的时候, 爸爸妈妈总会帮我们挑鱼骨, 把鱼肉沾了酱青给我们吃.有天我就告诉我爸: "爸爸, 不知道为什么, 你挑的鱼特别好吃!"

我到现在还记得妈妈那副很酸溜溜的表情再补上一句: "吃到你口水, o lor lu." 当然, 从此以后, 我总是有大块的鱼肉吃.

我承认我是有点拍我老爸马屁之嫌, 可是我知道做人总是喜欢听好话, 就象女儿叫阿肥爸爸时, 他也是整个骨头都酥软,什么都行.

唉! 男人.... 太容易哄骗啦!

1 comment:

Catherine said...

难怪说三岁定八十,小时候就这麽会檫鞋!所以你的马屁都拍得很响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