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pril 16, 2007

往:生。事。前。

坐着,看着手上握着的香,轻烟袅袅升上。

不是每一个葬礼都充满着哀伤。

就像现在此刻。

我阿嫲走了,拖了好久的病。从去年年中在医院看她,她跨过她八十一岁生日;跨过零六年来到零七年;跨过新年;再跨过清明。再也没有剩余的力量跨过死亡。

她从没有在从前苦过。即使那时相隔两天才把双胞胎叔叔生下,阿公去世,爸爸走得早,从不觉得她把悲伤放得重。


她是我从小干果的供应者,每一次打开瓶罐都可以分享。

她最忙碌的时候是过年过节做糕点,早上帮忙看店。

不需要愁钱,老公也一直跟在身边。阿公在南洋三十多年的岁月,也只有机会回去福建两次看原配阿嫲,对那苦苦等待的女人,是很残忍。但对于自己的阿嫲,我说:阿嫲真的幸福。

××× ××× ××× ×××

就站在爸妈长眠的山丘,山丘无言。我就只能在这样的距离和他们再靠近一点。

妹妹在旁不经意地说:“第一次懂事来到这里,是和妈妈搭巴士来,还有滨和丰。”我从来没听说的,那时他们才多少岁?那路途那么长,那种脾气和性格是那么熟悉。

今时昨日,哀伤好长,长得还以为没有明天。

胆怯,怕被翻启的往事。我一直为这么多事难过了那么多年,直到现在,也相信就会一直下去。

边想,

边写,

边哭。

4 comments:

萍凡女子 said...

节哀吧!想找人说话时打电话给我!

碧绿荷塘 said...

节哀……

ShuFen said...

节哀。

湘绣蜻蜓 said...

节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