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anuary 12, 2007

福建话

基本上,我的福建话算是半桶水。

平时用来和阿嬷沟通算是勉强,问安打招呼当然还行,再说下去,阿嬷就和我一样开始胡言乱语,不知道是我听不懂,还是她老人家糊涂或者听不明白。总之,我少说为妙。

为人媳妇后,虽是在吉隆坡生活,但家里福建话还是受槟城福建话影响,碰到我这个来自南马又福建话半桶水的媳妇,预liao的,见笑xi。

中文 南马 槟城
福建话 hokien wuei hokien wa
毛巾 jzui-gen tua-la
面巾 bein-gen bein-gin
手帕 qiu-gen (gia) ban-yuu
(家婆要手帕,我迟疑了好久,怎么也想不通,孩子尿尿了,叫朋友来干嘛?)
尿布 jziiio-boh lampin
冲凉 zang-jzui zang-aik
高 guiin guuan
冰块 pang-beng/shng-ter shng-kak
(这是家婆拜访阿嬷时被问倒的问题。)
geramm
刚开始以为是惹人讨厌。Geram不是马来话生气的意思吗?后来才知道,意思反而相反,意指实在讨人喜欢,简直爱死了。

请人喝水
南马客气时候问你要喝水吗?我们会刻意用“JIA”= 吃来代替喝=lim。
要喝咖啡吗?= ai jia kopi bor?
结果我在槟城想请承包商喝咖啡或点什么时,他也听不明白。听懂后,还笑我:我还要“jia”饭。哪有人吃咖啡的?吃咖啡籽吗?

老的最受不了南马福建话带点粗俗的语气,乍听之下还以为在讲粗口。
好比如说美丽:
槟城人说:
真美-jin swee
真正美-jin jia swee
语调温柔又点轻巧。

南马人说:
很美- beng swee
非常美丽 – sibey swee
就像吃KFC要大大口撕咬,汉堡要像河马张口咬下,虽是粗鲁些,可是豪爽也见特色。

在写这篇文章还向家婆确认,我们开始也不肯定了,因为彼此也开始受同化,结果南北也分不清。

唯一保有的或许就是她讲话斯斯文文,我粗粗鲁鲁。

7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以前在大学讲福建话时, 槟城朋友还以为我讲潮洲话. 南马和北马的福建话, 真的差很远.

风の翼 said...

是蛮有不同点的哦。。
我本身是南马人,北马的福建话还算是听得懂。
但是还是有些是不一样。
到了KL都很少用福建话与他人沟通,所以也没有什么发现有分别差距的。

王大娘 said...

风の翼:欢迎哦!

Anonymous said...

有點看不明白﹐大娘是南馬人吧﹖﹗

在 ‘悠悠我心’ 那兒看到 “王大娘” 這名字﹐覺得還挺 “盞鬼” 的﹐就跑進來看了﹗俺是北馬人﹗

风の翼 said...

王大娘,
看到了你这篇文章,就的蛮有趣的,
所以就回复了你的主题。
:D

王大娘 said...

Way少:失敬!我早知道你的大名,liao,从来没出声。很含蓄一下哦!
你慢慢逛。我晚一点再写些我所喜欢的Penang。
风の翼:我们南马人一家亲咯!

风の翼 said...

同是南马福建人,
相逢何必曾相识。
:P
游园再来谈谈福建话~
但是我也不是很dim那种。: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