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October 10, 2006

回不去的从前就留在记忆的顷刻之间

寂静,手握着方向盘, 在清晨六点半往北125公里的南北大道上,我开始好想家.... 我看着还在酣睡如泥的老的, 没有预期地, 我把车趋向蔴坡...

这小镇方才苏醒, 一切都是静悄悄的, 马路上偶尔会有摩托车卟卟经过.
我像一个寻隐人, 细细地寻找许多岁月的轨迹. 每一条街道都那么的熟悉, 曾经收好折叠起来的回忆就这样排山倒海地倾泻出来.

愧疚...
原来的目的地是吉隆坡,从新加坡五点开车, 也不到两个小时就能抵达蔴坡, 一年回家的次数竟然还不到五根手指头.
以前爸爸还在的时候, 我躲 - 受不了家里那沉重的气息.
以前妈妈还在的时候, 我逃 - 她给了我这一生人最沉重的枷锁, 一种会让人窒息的压力.
那他们都不在了的时候, 家, 已不留驻在象牙湾.
"娘家"这个字眼是我眼中遗憾的幸福.

反复地回味着, 并不是所有的回忆就一定美好, 只是它能触动心底最深的.
能够念旧还有守旧,即使是错过了,能够回忆得起来, 那也无碍.

1 comment:

Catherine said...

因为你,我也有曾经美好的回忆留在象牙湾,摄在脑海都是美丽开心地画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