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September 04, 2009

拜拜!不见!

你或许关心大娘。

只要是少见我一些,你都会觉得那是一点不太对?

是,我是!

自从从欧洲回来以后,
可能是穿么么粒不称我这平价邻里安娣的身份;
又或许手戴钻表不配大娘扶着MRT的手;
过于炫耀;不配低调等,看我不顺秋天的脸色。
噢麦尬!His Mother's是有点倒霉。

当工作处处被针对,做什么错什么,倒了催情剂也和女上司没有化学作用。

工作超级不顺心。

还好,这个世界我什么都缺一些,就是老公比人厉害一些。:)

我就把信推...说:老娘不干了!

是不是有新的工作?没有,回家摇脚。

为什么不要等到年底?我赚够了!(我也受够了!)

就这样,老娘回家吃米!

不过,立刻接到新的合约,也即刻上班。

回头,多么喜欢这份工作,为何是这样结束?

我离开,可是我也难过。

可惜既使用英语说一句:“regret,”也很难让洋老板们明白

我离开是遗憾而不是后悔。

4 comments:

~小女人~ said...

hao婆守不到寡。。。。

杉叶 said...

加油!加油!

我写了被骚扰的经验呢,可是关于Uncle那段还是没有写出来。因为一写就太明显知道是他了……

王大娘 said...

小女人,
你永远是推动我多学一点广东话的动力。多多帮衬啦!

杉叶,
我以为那些事你真的忘记了,可是也想到你应该是刻意不提。
他是---- "sungguh menyiasuikan" (siasuai)

Jess said...

我也很希望能够像你那样潇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