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September 06, 2008

耿耿

临时,在星期三向老板请了星期五的假,回家照顾孩子。

星期四离开公司的时候,有一个很重要的SAP程序,忘了去启动,香港那边新来的员工可能就必须拖到星期一才能使用户口。

回到家盘算,不得已,星期五可能要拖儿带女,再加上女佣;必须去公司一趟。(呀!你对,大娘是那个没有膝上电脑的员工。)

星期五凌晨醒来,看看闹钟显示五点许。一刹那,不如就这个时间回到公司,又可以驱车来回,而且不塞车,也不用带那么大阵仗。

于是,蹑手蹑脚梳洗一番,拿了车匙,开车向公司奔去。因为那也只是一个启动步骤,所以三两下子就搞定了。

只有我一个人早起,也不需要动乍任何再多的人力,很多事情就简简单单做好了。

回家路上,一路滂沱大雨。心里顿时一点凄凉。

不是很高的职位,不是很高的薪水,也没有什么成就;刚刚二十四小时前还被一只疯狗乱吠过;而公司里有人专做败家,或是点菜单里只爱吃蛇。

我还在心底耿耿,对于一个未完成的事;对这公司耿耿,希望年尾捎来一个转机。

转念间,时间还早,转向巴刹。要鱼有余,要早餐还不用排队。

没两下子,又忘记刚刚才过的不平衡感。

9 comments:

~小女人~ said...

不是你好命,是你公司好命。

萍凡女子 said...

有人体验我的生活哦,我最常是这个时候载老公去上班,然后回家梳洗又载孩子上学。
最感觉凄凉的时候,是夜半三点钟,寂寞的城市街道。

杉叶 said...

哇~萍萍好凄凉。万人皆睡我独醒。
呵,上班妈妈是需要平衡的。

王大娘 said...

小女人:也是我工作上歹命吧!

萍:互相慰寂寥...

杉叶:高不成低不就的,很难找到那所谓的平衡点。最好的就是~干脆不干了!

阿鼻的妈 said...

大娘,反正王大爷也想你不干,呆在家做少奶奶,你就不妨考虑考虑……

王老爷 said...

鼻妈,谢谢你!哈哈!

Sally said...

秋江潮水连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花好月圆人团聚,祝福声声伴你行。祝你中秋愉快,靓丽一生!

王大娘 said...

哇!鼻妈,现在轮到你和王老爷一鼻孔出气了。忍多一下,明年吧!

王大娘 said...

Sally,
欢迎你啊!每一次看ohbin已经是羡慕又佩服,这一次看一下你的blog也是会羡慕ing...。我家的厨房好像被我冷落好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