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ly 02, 2008

叫我如何不内疚

昨晚决定了,和代理说我想要换掉女佣。

以为要很多费唇舌,可是代理很爽快地答应我们可以换。

其实也难怪,他们把第一个放在新加坡办公室等人来挑。与此同时,我一样得供着第一个和第二个的人头税。代理依旧照走八个半月的“贷款”。他们一点都没有损失,而且更加容易的同时推出两个。

所以,结论一:千万不要接受坐在办公室等榴莲落的佣人,她们都是由出了状况,等翻身。

然后,告诉代理心理上的负担,很内疚,很挣扎。想要补贴他一点钱,不至于让她白做。

代理接下来的反应就很大,她们一直坚持不要对将要走的那个那么仁慈,补偿只会破坏行情,更难让她们反省。因为我们可以因为她达不到要求,仍然还可以有所补偿,那么她们可能对接下来的雇主也保持着一样的态度,没有改进,那么更难调教。

这个很难下结论,代理固然有他们在这一行的行规,而且他们是那方收到好处的,钱袋袋平安就是不需要关女佣的死活。我真的硬不起心肠,无法接受。

在挑选代替时,因为data真的少得可怜,也只能照着代理的意见选了一个。老爷的妈提议不然试用菲姐,顺便可以学习英语。代理直接摇头说我们太好欺负,心地太善良,很容易反过来让菲姐欺负。

结论三:善良也是一种遗憾。

现在只能紧逼自己残忍,开口说不能继续雇用她,到时候会怎样?

7 comments:

~小女人~ said...

不用内疚,把她的错犯一一list给她,叫她自己看咯。。。

萍凡女子 said...

论点一,成立。论点二,尊重行规。论点三:未必。
对女佣的继续包容,是对自己的残忍。对她残忍,是对自己、家人的仁慈。

小素 ~sue~ said...

代理那里的DATA不能用的!我上次的女佣就虚报年龄。。。

koon said...

我们这里的问题女佣若没期满送回,代理会当场送她几把掌,捏捏捏,看得我很怕。

浚妈妈 said...

请女佣好像很可怕的事情哦~

王大娘 said...

小女人:其实已经走到这一步,也没必要跟她检讨,浪费唇舌。

萍:老爷又把你的后一句当做名句精华假如和家人的谈话中,你果然很重要一下。

小素:其实除了年龄,经验/身高/家庭环境一一都不对口供。有些全部都是standard二十四岁。所以只有看照片,博运气。

Koon:新加坡因为女佣还代理的方式是在他八个月薪水扣除,这样的制度会让他们不会轻易逃跑或不被续约。两方面都各自有保障。这里法律也确保对女佣公平,殴打女佣的罪名成立的惩罚是普通人的1.5倍。坐牢一个月,就变成坐牢一个半月,不好开玩笑哦!

王大娘 said...

浚妈妈:看回之前说的,如果让我在新加坡请,我还是觉得有保障,要应付的是只是女佣的素质。这一次倒霉,请到一个木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