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November 27, 2007

歇斯底里

忙着,月尾,又因之前有多天没上班,非常忙。
午后,妈妈打了电话,问起还没去载女儿。
哥哥病了留在家,老爷没空,又担心女儿第一次一个人在学校。结果,还是放下工作,直奔向学校。
把千金小姐接了,发现她如鱼得水,很享受学校的日子。更何况哥哥没在旁边,哭闹或需要她照顾(是,对!儿子还是不爱学校!)她叽叽喳喳个没完。
本来还以为这一段回家路,可真轻松。
还没来得及开心,大娘的噩梦开始了......
首先,妹妹开了牛奶罐,挖奶粉干吃。沙发地毯都是奶粉。生气!骂了她,没收了罐子,拿了纸巾叫她抹干净。
然后她发现她的水瓶忘了拿,哭着,闹着。
原本还有两公里就到家了,可是她那把哭声,做妈的该如何说拒绝?
结果,遥遥十二公里调回头!
望着相反方向绵绵的车龙,本来早回避过塞车,现在却要自投罗网卡在车龙里!
拿了水瓶,她坚持要上厕所,绕场一圈,一定要原来的学生厕所。大娘说:学生厕所关闭,不可以!又是一闹!
她逛花园般地慢条斯理再穿袜穿鞋。
简直在挑战大娘的耐性!
再回到路上,慢吞吞的跟在车龙。
这回她哭着找发夹,硬硬要把车停下,就为了找发夹!
大娘真的被惹火,热油上升!已经牺牲了工作,还没有法子交待工作,心里上还委屈这么一个小人儿,就把她妈折腾个半死!
孔叫!(看起来,我这辈子还没这么发过脾气!)
连妹妹也静了下来,接下来就是哭。
大娘的委屈一转,也哭了起来。
那个傍晚,逼不得已,大娘罗尼路肩非法停车,把她抱在怀里,边哭边安慰,和她说对不起。
她乖乖的要了一张被子,躺下不发一言。
终于,回到家了!又饥又累的妹妹在五分钟吃完一碗饭!
大娘两母女的活剧,再也不敢领教!

7 comments:

simple woman said...

做妈妈真不容易,身材走样了,脾气变坏了,当然,乐趣也不少。老大小时候我也发神经似的对他歇斯底里地吼了几次,声音大到隔壁也听得见,这是一向斯文的自己从来不曾做过的事,到现在还觉得内疚。

湘绣蜻蜓 said...

她会不会是一时看到妳,太高兴了才闹的?

heimama said...

我也试过在失控的情况下向孩子怒吼, 事后内疚得不得了。我想, 做妈妈最难的就是情绪的控制, 我努力在学习“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这样或许我和孩子都会好过一点。:)
希望我的孩子长大后不是只记得我的妈妈很凶, 常发脾气……

~小女人~ said...

我也试过狂叫....吓得三小姐怔一怔....然后大哭.

真的,要控制自己,并不容易.

ww said...

好久没有逛王大娘的甜水档,来了才知道大娘最近这么辛苦,也终于明白了我们亲爱的智伟为什么中午经常都没有空和我们一起吃饭,下午为什么很准时地回去了:)(Gu qian说这是标准的好老公)
王大娘这么辛苦,下次来NUS请你吃饭啊!
任何过度时期都是充满痛苦和不适应的,你们一来没有了保姆,二来2个宝贝都开始自己的学校生涯,麻烦和不适应是难免的,我想再过半年情况会好转的。

vanille said...

媽媽難當,我想孩子的哭聲是最難頂的吧

王大娘 said...

simple woman:对啊!现在好像是在镜子前看见以前自己把妈妈弄到七孔生烟的理由了。
蜻蜓:那肯定不是。
heimama/小女人/vanille:
要时时告诫自己不要再这样子了。
我也是觉得最顶不顺就是哭声了。
WW:谢谢你的鼓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