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une 04, 2007

灾难

六月三日,下午三点半,出发回狮子岛。

一出MRR2,就在云顶分叉口开始塞车,不以为意,开始和孩子好眠。

醒来,张开眼睛,现在到Nilai了吗?没有,我们还在动物园!

被吓醒没有睡意。好久了,已经有一个小时了。

车子慢吞吞的走着。终于到了Ampang Road的交界处,想想,叫老爷取道进入市区,从Tun Razak 下Seremban,车子一开到Ampang Road,就陷入完全不能动弹的“停车场”!

看看时钟,傍晚五点。

老爷累了,换我开始驾车。

冷冷的大雨天,生理反应开始,想尿尿。

我终于明白为什么会有人打电话去电台求助哭诉,在塞车时想小便的痛苦!生为女人◎#¥%※

傍晚六点半,我左穿右拐,看到那荧幕像突然醒悟的写说:banjir di depan, semua lorong ditutup!

领悟。。。生长在一个常年有雨,在内漏水,在外淹水的城市。心底难过的闪过那刚刚老爷才说我妇人只见,不懂Smart Tunnel意义的豪语。

放弃了,在大使路附近,我们硬来转弯,回家。

夜黑,晚上7点,我们回家休息。

吃饭,小睡。晚上九点半,我们又离开黑风洞。

这次,FIL一直叮咛又提醒,我们怕了MRR2,就用Kuching Road, 本来想穿过王宫,可是不太对路,来到Pudu交通圈,转三点经过烟草公司,才放心的看到Seremban的方向。

终于离开这城市。

奔向南北大道,往对面看,一路就是塞塞塞。

回到狮子岛,凌晨三点半。

累。

朋友说,同事也说,即使让你在四点能够离开那泥泽地,在南北大道也是一路堵车。

纪念我这泥泽地逃难记。

7 comments:

湘绣蜻蜓 said...

黑风洞?妳有屋子在哪里?
我的也是 :))

温柔的叹息 said...

让我想起前年的9月30日的广深高速大塞车. 我从顺德花了八个小时才到深圳, 而平时只要大概两个小时而已.

最可怕的不是坐在巴士车里不得动弹; 而是当时在电话里, 不管我怎么解释, 娘子都不相信.

munwey said...

haha~~~有够'精明'的精明大道。
被人看了当笑话。

ahhong said...

哈哈。久久才去一,两次。。。就当着看车龙咯^^

萍凡女子 said...

都城一旦遇雨变成灾.

Mee Ling said...

真糟糕。。。

王大娘 said...

结婚还比这些大件事。